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谋宫心

更新时间:2020-03-20 11:24:06

妃谋宫心 连载中

妃谋宫心

来源:落初 作者:司空兰 分类:言情 主角:冷宫琦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谋宫心》的小说,是作者司空兰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大靖的后宫,表面上一潭静水,实则暗潮汹涌。明争暗斗为了入主凤仪宫,昔日情分不顾,金兰姐妹反目。家族势力相当,前朝,后宫,千丝万缕的关系。恩宠,背叛,谋权,落幕。骄纵跋扈的襄夫人,阴险狡诈的惠妃,城府极深的宁妃。履步维艰,大靖皇宫的夜是那样的长。她是冷宫的弃妃,冤屈不得伸,家人不得见,帝宠不得念。曾经信以为真,如今断送痴念。看大靖贵妃如何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后进来几个宫女,伺候着司空兰梳洗。约莫过了会儿,便有宫女拥簇着进了殿,端庄落座后,方抬眸扫视众妃施礼,坐的最近的是宁妃初璟,而惠妃正对着初璟坐于另一侧。司空兰将双手轻挥,淡道:“免。”

众妃落座,一青衣女子由后缓步至前,微微施礼,笑言:“嫔妾琳嫔秦氏琦诗,自打入冬嫔妾便染上了风寒,谁知许久不见好,这几日见了好转才前来拜见贵妃娘娘,还望娘娘恕罪。”说着又是盈盈一礼。

司空兰抬眸仔细打量着,听她道姓秦,方想起这琳嫔不就是襄夫人的庶出妹妹,在府中是庶出,难免不招人待见,听说入了宫也是为了帮衬襄夫人的,奈何襄夫人一直瞧不起这庶出妹妹,入宫以来也未曾见过他们走动。

贵妃见她诚恳,遂笑盈盈道:“琳嫔妹妹好生养着,你我同住重华宫,就算拜见也不急于一时,别落下病根就好了。”说完就吩咐了昭锦:“快给各位妹妹添茶,雪天冷气逼人,众位妹妹也暖暖身子。”

一旁的惠妃轻抬柔荑擒了茶盏道:“臣妾听闻,淑惠公主也病着,那襄妃又禁了足,Ru母嬷嬷难免照顾不周,想来也是可怜。”言毕浅啄一口茶水,用锦帕拂了一下嘴角。

惠妃此言一出,殿下众妃皆小声嘀咕着,司空兰也是为难,便瞧见了琳嫔。挥手示意她近些:“本宫想着,你乃襄妃亲妹,也是淑惠的亲姨娘,自然是比我们更亲近一些。遂想了这法子,淑惠这期间便有琳嫔妹妹抚养着,想来襄妃也是放心。”

小秦氏自是得了恩宠般的施礼谢恩,初璟若有所思的看着一切,芮美人卫辛秋也是沉默不语,只有那许美人摇头自言自语道:“琳嫔好福气,我们这位分低的,自然捞不到什么好东西,也只能眼巴巴的瞧着。”

瞧他自顾说着,司空兰冷着脸也未多看她一眼,卫辛秋接过了话道:“许美人与我皆是出身宫婢,都是做过奴婢的人,承蒙皇恩做了小主,怎么美人还不知足?”

许氏听闻立马挑起眉头,恶狠狠的盯着卫辛秋,半晌她说了句:“本主,可是与你不同,芮美人才承宠几日便恩宠不离口,是不是日子愈发久了,连上位主子娘娘的恩宠,也一并夺了去啊?”

卫辛秋嘴角一扬,眉眼间皆是戏谑,忙回道:“本主是与你不同,就凭你那份卖主求荣,本主可是无论如何都是学不来的,更何况夺了主子的恩宠呢?”说完便从座上起来对司空氏福了福身:“妾出身微贱,口无遮拦目无尊上,还请娘娘责罚妾不敬之罪。”

司空兰眼中有了些许赞许,她就知卫氏之聪慧不单单在于此。一举一动皆备司空兰尽收眼底,遂言:“卫妹妹见笑了。自是英雄不问出处,何必妄自菲薄?别自个儿轻贱了自个儿。倒便宜了旁些不打紧的。”司空氏微顿,侧首与昭锦言语:“还不扶着你芮小主坐下?”

昭锦听闻立马下去欲扶着辛秋,只见辛秋摆着手道:“昭锦姑姑是娘娘身边的老人儿,妾怎能劳烦昭锦姑姑

,还是妾自个儿来吧。”

许氏眼瞧着卫氏举动,努了努嘴小声嘀咕着,惠妃座位离她最近,听闻瞥了她一眼,轻哼一声以示不屑。

懿贵妃瞧着明争暗斗不语已是怒气三分,初璟见之,起身施礼道:“臣妾等来的已久,便不再叨扰贵妃娘娘歇息,娘娘且好生歇着,臣妾明日再来拜访。”初璟话落,其他嫔妃纷纷效仿离座退下。

司空兰冷眼瞧着殿下众人一举一动,忙道:“琳嫔妹妹慢走,本宫为淑惠备下冬衣,妹妹辛苦,另有锦缎几匹,妹妹一并拿了去做身衣裳。”

小秦氏驻足停下,面上笑意不减:“多谢娘娘体恤,嫔妾谢娘娘恩惠。”

襄妃是傍晚才知淑惠被琳嫔抚养,发了疯一般的想冲出承光殿,悦芝呼喊着乞求道:“娘娘如今要冷静,万不可再惹怒了陛下。懿贵妃圣宠正浓,娘娘此举当真是不明智啊。”

秦琦汐转身扬起手臂将巴掌落于悦芝面颊之上,恶狠狠道:“贱人,你是说本宫失宠了吗?司空兰那个毒妇若是将淑惠伤了丝毫,本宫定将她挫骨扬灰!”

悦芝跪地拽着秦氏裙角,含泪道:“算奴婢求了娘娘,别这般糟蹋自个儿,娘娘若有了闪失,公主该如何是好,娘娘万万不能便宜了司空氏啊。”

秦琦汐失了身般瘫倒在地,面上皆是泪水,咬着牙道:“好不容易将司空氏弄进冷宫,谁知她造化如此,完好无缺的出了冷宫,还夺了本宫的权,现在连本宫的淑惠也要一并夺去!”

悦芝弓着身子伺候着,也是哽咽道:“娘娘,陛下定会念着旧情,待气消了就会放娘娘出来,娘娘何必急于一时。”悦芝说着,见秦氏面色苍白,连嘴唇了没了颜色,泪水顺着眼角流出打湿了衣裳。悦芝低头凑近,勉强着听着几个字:“许荷,许荷。”

悦芝明白,许荷接二连三卖主求荣,娘娘心中如何不恨,瞧着娘娘此时模样,满是心疼悦芝咬了咬牙道:“娘娘且放心,有奴婢在,定饶不了她,娘娘保重凤体啊。”

承光殿外,傅临阴着脸听着主仆二人的对话,攥紧了拳头骨节皆发了白。李胜见之止不住惧意,小声的试探着:“陛下,该如何。?”未等李胜说完,傅临甩下一句:“移驾重华宫,去懿贵妃处。”便转身出了华阳宫。

漪兰殿内,司空氏身着藕荷色常服侧卧榻上看书,听闻李胜高呼,便急忙起身迎接,谁知傅临大步迈进了寝殿,见了司空兰竟将她紧紧拥入怀中,良久不言。许是司空兰被傅临这一举动吓到,一时竟不知所措,昭锦见之,示意殿内宫人退下,自己个儿也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司空兰,慢慢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