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名萌世家

更新时间:2020-09-15 14:06:49

名萌世家 已完结

名萌世家

来源:落初 作者:薛湘灵 分类:言情 主角:褚玑唐正亚 人气:

薛湘灵新书《名萌世家》由薛湘灵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褚玑唐正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做女人就要吃好玩好穿好,否则别的女人就花咱的钱,住咱的房,睡咱的老公,还打咱的娃!有没有?  刚生娃,老公就有了外遇!老虎不发威,当我小猫咪?  儿子归我,钱归我,啥都归我!房子也不给你留了,拿着你那份房款给我滚!啥,不服气?钻戒扔你,骗小三去吧!  谨记——单身妈妈惹不起!  想成可爱宝宝的后爸吗?请细读辣妈口里的《名萌世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褚玑也是抱着丫丫起身:“安妮,直接给京剧院电话。这次的宣传我们不做了,不是我们不用心。演出只怕会砸,到时候京剧院招牌砸了没事。我的招牌砸了,不划算。”

“褚小姐,请等等。”坐在那位团长旁边的,看上去像是艺术指导的人起身伸出手:“我是青年团的艺术指导,有什么可以和我说。”

褚玑无所谓地一笑:“您有什么要指教的,我不过是说出我的看法。这样演戏不要说年轻的观众,就是那些老戏迷看完这一场只怕不会再买票进来。我的工作团队没必要给你们出谋划策。”

“你是我们业内人士,我看得出来你懂戏。”艺术指导伸出的手没有丝毫要收回来的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放心把我们的所有演出都交给你们公司打理。”

“可是你们这样的演出团队,我不想接这笔生意。”褚玑还是没有握手的意思:“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跟所谓的传播文化没关系。所看重的自然是商业利益,如果你们作为国家演出团体,如此业务水平无论我怎么包装都不能打开市场。”

“青年团的演员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没有磨砺始终不成大器。”那位艺术指导似乎很习惯质疑的眼光,只是面对褚玑的时候还带着一丝狡黠:“我想你应该听过我们这种人常说的那句话。”

“宝剑锋从磨砺出?”褚玑终于伸出一只手:“请您看好您的团长,如果下次还是这样说话我会一样说他。”

艺术指导笑起来:“他需要有人喝倒彩,不过褚小姐你是第一个。”

褚玑笑笑:“这武家坡唱得确实不怎么样,如果要演出有好的反响,最好多走走场。”一直窝在妈妈怀里的丫丫有些不耐烦起来,小嘴咧得很开:“啊啊,啊啊。”

“好了丫丫,我们回去了。”褚玑笑笑:“我儿子不耐烦了,你们请继续。”说完拿起手包,抱着儿子出了排练厅。

那位被褚玑当面泼冷水的团长脸涨红:“叶先生,这个人怎么这样?”

“你是要被人当面说说,不听清楚人家是好的意见还是什么就给顶回去。这回碰到这位褚小姐正好就是那个可以无所顾虑的人,所以她那些不好听很难听的话你,必须要好好听。”叶先生很直观地说道:“她说话很直,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别被她当面说上几句就行了。”

葛安妮等几个人还在大厅里没有出去,很少看见有人这样谈生意还能欧股把生意谈成的。褚玑说话甚至是比在公司里面更不好听,不是听人说京剧是国粹的。褚玑也不过是多看了几天的书,说起来就是头头是道。而且当面给人家没脸,差点把到手的生意拱手让人。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褚玑就是这种态度居然会让人家一门心思要跟公司合作。不知道到底是谁疯了,反正褚玑这种人的确是让人很难得接受她的作风。

“褚小姐,请你在这里签字。”律师楼里面,褚玑看着律师拿来的离婚协议书。按照律师的指点在下面签字:“只是这一份?”

“还有一份财产分割协议。”律师拿出薄薄的两张纸:“你之前所买的各项贵重物品和首饰因为是你个人私有财产,唐正亚先生无权分走。所以每一件都悉数归你所有,至于购房款因为同时有你的名字和唐正亚先生的名字,所以购房款有百分之八十归你所有。”

“我只想知道我能拿走所有财产的多少?”褚玑手上戴着一只极其通透的翡翠镯子,这只就是那次买的跟故宫博物院媲美的翡翠。

“最少可以拿走九成。”郭律师签署过无数次的离婚协议,很少有女人能够在离婚大战中得到全部财产的这么多。

“还有一成为什么不能拿走?”褚玑身上新做的旗袍是请台湾的旗袍师傅做的,因为回到北京的缘故还特意穿了件旗袍回来。

“那一成是这次离婚手续所需要的手续费,唐正亚先生没有分到一分钱。”郭律师看着古香古色的褚玑,看过她的财产清单。说到理财唐正亚实在不是她的对手,尤其是对于每一笔钱的花销和去向。她都是记录的清清楚楚,想要她出错似乎都不能办到。

褚玑满意地点头:“也就是说律师费已经付过了,是吗?”

“可以这么说,现在你拿到的每一笔钱都是属于你的。”律师点头。

“我儿子的抚养费怎么算?”褚玑抿着嘴:“我要的是唐正亚每月实际收入的百分之三十,而不是他所报出收入的百分之三十。”

“有什么区别吗?”郭律师满腹疑问:“你是不相信我?”

“不是,我请你做我的律师就是相信你的办事效率。我所不相信的是唐正亚。”褚玑很安静地坐在那里:“你要知道,我跟唐正亚结婚这么多年。他的经济来源往往在工资单上所显示出来不过是一般而已,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儿子拿到的抚养费就少了两成以上,只有拿到他所有经济收入的百分之三十才算合法。”

“这个不好限定。”郭律师皱眉,唐正亚斗不过她确实是情有可原了。

“如果唐正亚不能按照我说的付给抚养费的话,我会到法院起诉卢婵荭恶意破坏人家家庭,和唐正亚在妇女哺Ru期内提出离婚。”褚玑手腕上的翡翠镯子一晃一晃的:“听说他刚刚当上了京剧团团长,这时候被人起诉就算是缓刑也会让人身败名裂的。”

“怎么想可以让他自己权衡一下,至于给不给我们谁也不能做决定。”褚玑喝了口手里的咖啡:“我想下次我回北京的时候,会是我拿到我想的那一份的时候。”

“我会去跟唐先生谈这件事。”郭律师看出褚玑过得很滋润,为什么还有在区区一点抚养费上纠缠不休。

而且她说的句句在理,可见也是事先咨询过业内人士的。唐正亚如果想要不付钱的话,最后落得人财两失也只有是唐正亚。褚玑所做的就是请个好律师帮她打好这场官司。

“好的,我替褚小姐转达。”郭律师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褚玑的时候,那次都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希望一切都能达到褚小姐所愿。”

“我也想这样,每一次往北京跑很耽误我的时间。”褚玑拿起手包:“我都很想找人报销我的飞机票和住宿费的,你想想我来一次多费事。”

“褚小姐也不在乎这点钱的。”郭律师笑道。

“钱倒是不在乎,不过为了一个不必要的人,花费我的时间和钱我就觉得不值。”褚玑很冷漠地说道:“郭律师,你说是吗?”

“其实褚小姐也不在乎唐先生所付的抚养费,不是吗?”郭律师倒是要看看褚玑究竟是怎样一番心思,毕竟跟褚玑相交这么久,尤其是对于唐正亚的每一笔钱都是了解得清清楚楚,甚至不留一点余地争取儿子的抚养费。说实话看褚玑的所用的东西,这点钱还不够她买一件衣服,只是步步紧逼也不肯松口,还真是叫人想不通。

“钱是不多,至少该是他负的责任。”褚玑淡淡一笑:“郭律师,你是我聘请的律师。我想你不该问我这些,这些话应该留着去问唐正亚。”

郭律师摇头,想要从褚玑口里听到任何一句抱怨的话,或者是事关最后赡养的费用想要她松口都是不能做到的。如果自己再次问下去,只怕褚玑抓住这个机会会说唐正亚买通律师,只怕这事情还会让司法部门吊销自己的律师执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