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荷清海宴

更新时间:2020-09-15 14:09:21

荷清海宴 连载中

荷清海宴

来源:落初 作者:卡嗒 分类:言情 主角:秦益清小姐 人气:

卡嗒新书《荷清海宴》由卡嗒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益清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益清从没想过这桩婚姻是自己要来的,八年前她与周南凛有什么渊源纠葛,周南凛为何会双腿尽废,沉浮八年。他们又是怎样携手在一起慢慢的解开陈年往事之谜,而母妃之死中又隐含了怎样的惊天大秘密,他们在乱世中携手相依,斩荆披靡,奈何情深却还是敌不过心魔,但她始终低估了他的对她的感情,这河清海晏之势没有她与他共享,只是桎梏牢笼,看周南凛如何再一次踏上漫漫追妻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圣旨到~

只见一位宫廷装扮的公公随着家奴的指引走到秦大人身前扬了一下拂尘便道“秦大人接旨吧!”

秦政上前搀扶着秦老夫人上面,带着秦益清等一众人跪下接旨。

王公公看了秦益清微微一笑开口“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尚书之女秦氏益清,恪恭久效于闺闱,升序用光以纶綍,秉性端淑,持躬淑慎。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动谐珩佩之和、克娴于礼,敬凛夙宵之节、靡懈于勤。朕闻之甚悦,兹特以指婚昱王为正妃,责有司择吉日完婚。钦此”。

“臣谢主龙恩”。

秦政正打算上前接旨时,王公公却转了个方向把圣旨交到秦益清的手中“秦大小姐,恭喜、恭喜了,一月之后便是昱王妃了。这圣旨可要收好了”。

秦益清向王公公服了服身道“谢公公”。

王公公看着秦益清点了点头再转向秦政道“好了,这旨也宣完了,圣上还等着杂家去复命呢?秦大人就不用送了,还是好好与大小姐商量婚事事宜吧”。

昱王府

“王爷”只见一位身穿深青色武衫的男子对这窗前人道。

“王公公去宣旨了”?

严培看着着那男子回“是”。

过了许久就在严培以为窗前男子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听见他有些不自信的问道“她对这婚事可是不满意”

“王妃从知道消息到宣旨之时什么都没说,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只是秦老夫人很是不满这桩婚事,不过秦大人到没有不同意,还在极力说服秦老夫人”。严培把他知道的如实说到。

只见男子把窗户关上走到案前边写着什么边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另外派些人看护着些秦府”。

严培看着周南凛早已飘走的思絮道“属下明白了,在王妃与王爷成婚的这段时间,一定会好好保护王妃的安全”。

还没等严培踏出房门就见周南凛问“严培,你说她会不会觉得我耽误了她,毕竟在外面我可是一个空有王爷名号的残废,要不是他们非要我成亲,我也不会,可如果一定要成亲,那我的妻子只有她”,周南凛喃喃道。

“不会的,王爷,毕竟那只是王爷让世人看到的假像,我相信王妃一定不会像别人一样认为的那样不肯嫁于王爷的,说不定王妃也等着王爷呢”。

对于这桩婚事秦益清从始至终都没有表过态,到是夏竹焦急不已“小姐,这可怎么办呀,连老夫人都没法子了,难道小姐真的要嫁过去不成。这昱王不受宠不说可他是残废呀,小姐怎么能嫁给一个残废呢!夫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小姐和少爷这一生都能过的平顺,要是夫人知道~”,夏竹又气又恼的说到。

“可这圣旨都下了,难不成能不嫁”?秦益清笑着安慰夏竹到,作为在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秦益清来说,她的思想没那么守旧闭塞,福祸相依,嫁给这样一个不受宠的王爷其实也挺好的,这样就不会无辜卷入朝堂的纷争,只要能继续做好她的生意,过好她的日子就好,至于那个王爷他爱怎样就怎样都与她无管,就算最后她成功让自己被扫地出门她也不怕,因为她有钱有钱。

翌日

“孙女给祖母请安”

“来,清丫头”。秦老夫人懊悔的说到“要是祖母不留念你在身边,前两年就给你寻个婆家,你今时就不用嫁给那昱王了。来告诉祖母你的想法,你可愿不愿意嫁给那昱王”。

秦益清反握住秦老夫人的手“祖母,孙女想明白了,这圣旨已下孙女是一定要嫁的,即如此,还不如想得通透些开开心心的嫁过去,再不愿也改变不了什么,这昱王只是在战役中废了双腿而已,为国为家,是一名英雄好汉,这样一个人嫁给他是孙女的荣幸。只是孙女一月之后嫁给昱王,小宝还要劳烦祖母多多照看,护他周全”。

秦老夫人没想到秦益清回说出这番话,欣慰的点点头“好孩子,你能想得通就好,到是祖母多心了”。

秦益芳进来时便看到秦益清与秦老夫人两个人齐乐融融,但还是撤出一撇笑容上前给秦老夫人请安“芳儿给祖母请安,没想到姐姐今日也来了”。

秦老夫人看到来人“嗯了声,难为你也来看我着把老骨头”,秦老夫人因为不待见卫氏,便连着对秦益芳姐弟,也不待见,每次秦益芳过来也都是卫氏好说歹说才让她过来,自然与秦老夫人没有什么体己话。

秦益清与秦益芳在秦老夫人这待了些时候秦老夫人打了个哈欠道“好了我也伐了,你们也都回去吧”。

“清儿告退”。

一出门秦益芳便想拿秦益清的婚事好好奚落她一番,便连忙跟上去“姐姐,走那么快做什么,妹妹昨天还没来的急给姐姐道喜呢!虽说昱王落下了残疾,可好歹是个王爷,配姐姐还是绰绰有余的”。

秦益清停下来看着秦益芳道“那多谢妹妹了”。

秦益芳没想到秦益清会突然停下来,便愣了一下说道“姐姐,这阵子京都开了一家叫蜜果的甜点店。里面不但有各色各样的糕点,还有新鲜的茶饮,深受京都的小姐夫人们的喜爱,还要以买到了刚出品的新品为傲呢,想来姐姐除了随祖母去金佛寺就是呆在府中吧,妹妹想邀姐姐一同去品尝品尝,另外那些小姐,夫人们经过昨天的指婚想来对姐姐也颇为好奇,姐姐提前去认识认识也好”。

“谢谢妹妹的好意,只是刚刚祖母说离我嫁入王府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以前对脸上的伤疤可以不在意,可嫁入得是王府,就不能不在意。祖母已经找人帮我诊治了”。

秦芳清讪讪笑到“可姐姐脸上的伤已经五六年了,还去的掉吗”?

秦益清继续往前走着头也不回的说到“去不去的掉也要治过了再说”。自从她娘去世后秦益清知道她们的真面目每次看到她们就一肚子的火,可还是不得不维持表面的平和。

秦芳清狠狠的望着秦益清的背影心想“哼,我就不相信,你治好了那伤,还能治好你那一脸的黑麻子皮不成,嫁给了昱王又怎样,我秦益芳将来要嫁的是太子,我要永远都把你踩在我的脚下”。

秦益清平复了一下心情对夏竹吩咐道“让福伯装扮一下变成大夫来府中为我医治,另外把这个消息在府中散播出去”。

夏竹知道一切都要恢复原样了可别提多开心了,便向府外走去。

京都作为昱昭的京城,乃是最繁华的地方,车水马龙,商贩们看着人来人往的人们,卖力的吆喝着,只见一辆马车停在秦益芳旁便喊道“芳儿,秦益芳一看原来是户部小姐言乔儿”。

只见言乔儿一下车便拉着秦益芳八卦道“听说你家大姐昨日指婚给昱王了,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个大姐啊,昨日还以为是你被指婚给昱王了呢”。言乔儿打趣的向秦益芳说到。

秦益清一听便瞪了言乔儿一言打闹的说“乔儿,你在瞎说什么呀,我娘怎么回让我嫁给一个残废。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

言乔儿连忙认错“我怎会不知你中意的是太子殿下呢~”。

正当她们说的火热时,只见一位身穿流丝纱袄裙的女子走在边上打量一番便道“哟,这不是尚书府的秦小姐,与户部的言小姐吗”!

秦芳清与言乔儿一看,原来是宰相府的左娇娇,同声说到“左小姐好,偏一同跟在身后走进蜜果”。

只要是走进蜜果的人,无不被里面的装饰给吸引,外墙采用的是透明的格式,只见几根盘花条柱把里面跟外面的空间分开来,即不挡住里面人的视线,走廊处留出来的空间也让外面打扰不到里面的雅兴,门口一进,中间就摆放着各种各样精致无比的糕点,下面还有相映的价格,想吃什么便拿夹子夹住放入盘花托盘中即可。再在拿到掌柜台处点饮品,结账。

四周还都挂着些简单的花草装饰画进行点缀,每一位店小二都同中洲饭店的小二一样,服饰统一,胸口还刺着店名,看起来格外精致。只不过中洲饭店是蓝与白色,蜜果却是粉与白色。

秦益芳一进蜜果便看到耙犁旁有一个位置,虽然就快入冬,但这花却开的甚是娇艳,秦益芳拉着言乔儿向左娇娇道“左小姐这有位置,我跟乔儿去看有些什么吃的,秦芳清笑着对左娇娇说到”。

只见秦益清与言乔儿身后的婢女手上拿了满满两三托盘的糕点“左小姐,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跟乔儿就都拿了一点,你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左娇娇看了一眼秦益清道“这蜜果的糕点就没有不好吃的,要不然也不会短短时间就蛊惑了这么多的人,这里只设十副桌子,京都的富贵人家那个不是以来到蜜果坐着吃糕点为荣”。

左娇娇拿起一块糕点细细的品尝“听说你有个大姐就要嫁给昱王”,继续讽刺道“我还一直以为这秦家的大小姐是你呢”?

秦益芳为左娇娇送上饮品手一顿继续恢复如初的说“家姐是我爹爹之前的夫人生的,只是姐姐天生相貌有缺陷,小时候摔了一跤在眉骨上,却不想那疤痕一直没消,再加上她天生皮肤黝黑,还有麻点。所以才不爱走动。

那照你这样说这堂堂的秦府大小姐是个丑八怪了。

秦芳清一听左娇娇这样说,立马眉开眼笑,好像左娇娇说的不是秦益清多难看,而是她秦芳清多好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