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BOSS凶猛:迫嫁101天!

更新时间:2020-09-25 11:37:33

BOSS凶猛:迫嫁101天! 已完结

BOSS凶猛:迫嫁101天!

来源:落初 作者:丁灿 分类:言情 主角:白花花原以为 人气:

火爆新书《BOSS凶猛:迫嫁101天!》是丁灿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花花原以为,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脱单派对,她稀里糊涂的上错了床。既然郎无情,妾无意,大家就一拍两散,彼此相安。可谁知………..“苏小姐,新娘跑了,你若是顶上?这一亿就归你了。”他的盛世婚礼即将开始,他却将她堵在梳妆间里忙着做交易。“……好吧。”这总比卖肾好吧?可她的余音未落,他就将她吃干摸净,美其名曰,婚前预热。靠!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白富美,干嘛还要搞得这么敬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好一直认为自己在与异**往方面,充其量也就是个有原则的女孩子,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那些或保守或奔放的Xing行为都与她无关。

这种排异Xing是天生的,绝非后天培养而能改变的。

可她这一与生俱来的变态原则,在外人眼里就被看做是“眼光高”,甚至有人说她这才是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当然能获得如此高的赞誉,一来她年轻,二来她家教好。

谁让她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街道办主任,干的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而且家境殷实,和谐温暖,而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样貌谁都不像,但又似乎浓缩了两人的精华,父母年轻时都是俊男靓女,所以她自是出落的俊俏标致。

苏好纠结中扶住了门框,做了几个撞墙的姿势后,视线再次看向外间的男人,或许是之前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现在再看真人版的果.体秀时已经毫无波澜。

当然说果.体似乎有点过分,毕竟关键部位被浴巾遮着呐。之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他竟是满身的抓痕,这显然是她的杰作。

苏好的铁石心肠不禁抽搐了下,甚至脑子里该死的蹦出了“狂犬疫苗”四个大字。

有点狗血,但总算是让她缓过劲来,至少也冷静了几分,现在赶快想想怎么办吧,谁让她倒霉的和一个大神级别的男人发生了******所以连神仙都救不了她,只能自己救自己。

逃?不是她的风格,再说也太憋屈了点,苏好坚定的摇了摇头,再说对方也认识自己,她逃了不但没什么意义,反倒让对方认为是她勾.引了他,那么她不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况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包还在沙发上,可装着她的身家Xing命,而悲催的是此刻她的身家Xing命正压在男人的大长腿下。

是谁说的,熟人好办事,可关乎到这件事上,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

这时,墙上的古典摆钟,低沉的敲打了八下,男子还是依旧没有丝毫动静,酣睡如泥。看来昨晚没少折腾,这什么事都是享受和代价对等的,有种你就一直睡死过去。

苏好心底骂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一个严肃的事实,这男人不是今天订婚吗?而且吉时还定在午时,也就剩几个小时了,他可真会挑时间醉生梦死。

苏好心底敞亮了几分,也没善良的想要叫醒他,反而明白了一个道理,和一个已婚男人理论贞洁问题,无异于浪费时间,毫无意义。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立马提包走人,然后揪出幕后黑手,而从这男人身上,她也不难找出这个黑手。

而此时,一直安静的房间里猝然有手机铃声响起,这铃声是苏好自制研发的,颇费了些心思,还曾在朋友圈里炫耀过一时。

原本舒缓温馨的钢琴曲,现在却像极了催命符,苏好几乎是本能的扑了过去,想要制止。可她的手还没伸进包里,铃声就已消失。

心里还在纳闷,身侧却又传来另一道声响,带着晨起的沙哑声。

“什么事?”余音未了,又添了几分慵懒的磁Xing。

苏好一项灵光的脑袋直接当机,但听觉却出奇的敏锐,甚至听清了对方话筒里急切的催促声,可他的回答却是那么欠揍的漫不经心。

这符合他一贯的秉Xing,万分的欠揍,也万分的让人下不了手。

“好了,知道了。”

男人简短的回应后,不耐的挂了电话,撂了手机,然后收腿,坐了起来,抬头时,才看到了身侧还杵着个女人,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大有嫌恶之疑。

但转眼就一如他平时的淡漠,也未觉得自己这样裸呈相对有什么不妥,只是更为平淡的命令后,“你等我一下。”就拉过搭在沙发上的几件衣服,进了浴室。

苏好还保持着先前弯腰的姿势,可胸口已经开始急速起伏,是的,她很生气,而且还是真的真的很生气。

萧锦鹏,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很想吼,但怕喊出来后自己就真的像个弃妇了,只能一个字,忍!四个字,静观其变!

其实,她和这男人的关系说起来简单,但又有点复杂。而谈到关系,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关键人物,素然。

因为她是素然的闺蜜,他是素然的表哥。

而他们也就见过几次面,吃过几次饭,语言交流也就顶多彼此打个招呼,至于素然是怎么在他面前极力推销的自己,她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就是他看不上她,还明确告诉自己的表妹,他不喜欢苏好这类型的女人。

苏好对于这样的结果,也只是一笑了之,完全没往心里去,反倒是有些赏识萧锦鹏的直率,也仅此而已。

不过也有意外的收获,从此她耳根子终于得以清净,素然在她面前绝口不提萧锦鹏。但之前日积月累的,甚至事无巨细的关于萧锦鹏的一切,已经足够苏好对这个男人熟识到骨子里。

如果可以,苏好宁愿昨晚和自己上床的是个陌生男人,当然老头和猥琐男除外,可她苏好的世界就是这么小,也这么寸。

他让她等他?不会是出来直接用钱解决掉她这个麻烦吧,真是让人期待。

反正今天难得休息,有的是时间,而且他昨晚做出那种事后,还敢给她皱眉头?!

不行,她今天一定要把他这俩臭毛病都给扳弯了。

苏好这边才刚开始天马行空,义愤填膺,浴室那边的门就被打开了,萧锦鹏很快从浴室出来,头发都未来得及吹干,敞开的领口里,流露出深刻的肌理,只是遗憾的是没有看到抓痕。

他单手扒了扒凌乱的发梢,大步走到挂着外套的衣架前,一米八五的身高,足够他轻松的取下外套,利落的拿出钱夹。低调奢华的手工定制,其实他通身都被“私人订制”这四个字明晃晃的包装着。

苏好的注意力只在他探入皮夹的指尖,继而又转移到指缝里钱币的厚度,因为这钱不管她要不要,都直接关系到她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分量,当然这分量只限于这间总统套房内,出了这个门,一文不值。

“我赶时间,你自己打车回去,到了给我个电话。”

萧锦鹏客气有礼的说完,将手中的两张钞票放在了身前的茶几上,然后就准备转身离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