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世皇宠

更新时间:2020-10-23 04:25:44

盛世皇宠 已完结

盛世皇宠

来源:落初 作者:公子无粮 分类:言情 主角:帝王母妃 人气:

主角是帝王母妃的小说《盛世皇宠》此文是公子无粮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备受帝王宠爱的三国公主,却要背上弑母的罪名逃亡。他是战功赫赫的正宫嫡子,却注定只能为人臣。一纸婚书,十里红妆,她再次成为天下最令人艳羡的女子,却在大婚当日与他私奔离去。他许她一世繁华,她许他并肩天下。帝王霸业,权谋较量,鲜血染就的万里江山,却是一个个难以承受的玩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书令家的公子也不错,那孩子面相敦厚,三年前上元佳节倒是见过一次,虽然见礼时有些拘谨,不过那样的孩子一定不会委屈了长宁。”皇后缓缓的说道。

沁歆道了句明白就拿了画卷下去了。锦嫣一直想着,施家的三公子就这样与驸马的身份擦肩而过了。

陪皇后说了小半天的话,期间不断有官夫人带了一大堆的见面礼求见,见着锦嫣自然对这个帝王新封的公主一通赞美讨好,说的天上有底下没的,真真是舌灿莲花口沫横飞。在皇后看着身边的女子实在不耐时只得三言两语把话题又转到自家女儿身上,那些官夫人也觉口干舌燥,喝半盏茶后便夸耀起自家的公子,顿觉无趣便辞了皇后出了栖凤宫。沿御花园往回走。

“公主有心事么?”青衣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道。

扔掉手指间翻转的花瓣,掐了朵兜兰转身插上红袖的发鬓,一片彩云从转角处漂浮闪现。

“袖子,她们是?”

“回公主的话,是陛下的后妃,紫衣的是楚修仪,粉衣的是余昭仪,黄衫的是尚婕妤。”袖子鼻子厉害,不用瞧只闻着那些名贵浓郁的脂粉味就知道是宫里头哪边的主子出来了。

这是锦嫣第一次见祁帝的后宫妃嫔,每日行晨礼时都只有她和顾长宁受到皇后的单独召见,而这几日连长宁也见不到了。

对面的美人个个珠翠环钗,风髻雾鬓,袅袅婷婷。只是一脸的脂粉生出了些俗媚之气,容不得人亲近。

“公主,好像在争吵哦。”青衣眼尖,也爱热闹,拉了锦嫣袖子向她诉说前方情况。

果然,隐隐见得紫衣美人柳眉倒竖,云袖高甩。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惊了身后的众美人。被打的是那个黄衫女子。

“好泼辣的女人。”

“果真烈Xing。我赌那个黄衫女子肯定招架不住。红袖、青衣,你们怎么看?”

“奴婢猜那个被打的女子肯定会打回去,太可恶了,一定要狠狠地打回去。”青衣一脸正气。

“这确实是青衣会做的事。”难得红袖也会说些玩笑话。

主仆三人就差搬个凳子,上一壶好茶点心。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不晓得该如何去劝说眼前这三人这个时候是该远离这些是非之地的,不过看三人此刻的模样,怕是他劝了人家也不会听吧,只得合掌祈祷今日楚修仪的怒火不要烧到他们这边。

等了许久不见那黄衫女子还手,紫衣女子一直伸着手指怒骂。锦嫣一时玩心大起,从躲藏的矮树后出来踩着细碎的落花去凑热闹。

“哟,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瞧这满园的兰花开的真叫人欢喜。”青衣摘了枝海棠一脸狗腿的递到锦嫣手中。拿到花的人低头嗅了嗅,不理面前人影晃动。

“你是哪个宫的?竟然敢管本宫的闲事,皇上最近心Xing变了?怎么会宠幸你这种Ru臭未干的小贱人。来人,给本宫掌嘴。”

楚修仪面目狰狞,不问缘由便由得身侧一个丫鬟上前一步想要动手。只听一声刀剑出鞘,殳戬的剑已架上那细嫩的脖颈。

“反了,反了,你个贱人竟然敢纵人行凶,来人,去叫皇上来,本宫倒是要看看谁借你的胆子。”

这宫里头都是娇滴滴的大美人哪里见过刀剑,只觉自己的脖颈也一阵发凉,都往后退着,美目却紧紧盯着那泛着寒光的长剑,只怕它护一不小心划上自己的脖子。

“殳戬,把剑放下吧。”

楚修仪只觉一道冷风从自己细嫩的脖子处划过,伸出手指摸了摸完好无损的脖子才放下心来,扭过头但见那群平日里对自己马首是瞻的妃嫔一脸幸灾乐祸和事不关己更加气恼,未加思量就再一次伸出手掌朝着那个给自己带来羞辱的女子脸上扇去。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四周再一次鸦雀无声。楚修仪尚未分清状况捂着脸呆立,众妃嫔却是看的真真切切,楚修仪的手掌还未触碰到那个娇小女子的脸颊时,她身旁的一个宫女已是快速的出手挡住了那只手掌,并让楚修仪带着三只戒指的手掌转了个方向打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一掌真真是力大无比,清脆动听。

“姐妹们生事冲撞了公主,还望公主莫要动气伤身,本宫代姐姐向您赔不是。”黄衫女子盈盈福礼,半张脸上还留着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却不减身上半分素雅高洁的气质。

锦嫣怒气消了三分,屈身回礼。那女子双目含波,有着一副娇盈柔婉的好相貌,比着楚修仪好了不知多少倍。“你便是尚婕妤吧,果真是姨父的贴心人。”瞥了眼楚修仪,旁边众美人皆有些惶惶不安,锦嫣更觉此女子大气温婉。

尚婕妤浅笑不语,目光却落在了锦嫣身后的殳戬身上,似有所思。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楚修仪,你又在仗势欺人了。”

看着来人锦嫣心思波动,几日未见长宁,只觉陌生了些。退到她身边低低的喃了句“表姐。”

“嫣儿,你且不要理这坏心人,只一味的仗势欺人,宫里被你欺负的人还少么?你莫要忘了尊卑,这宫里还有母后,容不得你这般粗俗泼野滥用私刑。睁大了眼看好了你要打的是谁,父皇亲封的公主岂是你能打的,你这是要打父皇么?”

第一次见长宁大动肝火,秀气的峨眉拢成一座小山峰,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一脸疼惜。她还是自己的长宁表姐,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有些莫名的委屈。

楚修仪脸上青白交替,想要还嘴已是词穷,要说请罪却是太不甘心,只直直的站着胸脯起伏。众美人拿了扇子掩唇轻笑,长宁挽了锦嫣的胳膊径直出了御花园,直把她送到锦绣宫。

“妹妹今天受惊了休息一下吧,晚些时候我让御膳房的厨子做些你喜欢的送来。只是今日,你身边的这个宫女却是有些冲动了,楚修仪她,不是个该惹的人。”顾长宁看着面前眼圈微红的人心乱如麻,不知自己今日所作所为到底对不对。

“嫣儿还是要谢谢表姐今日维护我。今日之事是楚修仪心有怒气又把我当做姨父的妃嫔才会故意找茬,可也有我的错,我不该冲动的。”锦嫣只觉心情大好,只要顾长宁别和自己生分,什么都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