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功名路

更新时间:2020-11-22 04:35:03

功名路 已完结

功名路

来源:落初 作者:西木子 分类:言情 主角:张曦君小姐 人气:

主角叫张曦君小姐的小说是《功名路》,它的作者是西木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  她还魂到一个类似魏晋朝的世界,重生在一个乡间邻长之女的身上,原本可以拥有平凡的一生。  然而生逢乱世,她不可避免的被卷入一场腥风血雨的纷争中。  金戈铁马的王朝末年,女人视如附属的年代,一个叫张曦君的现代女子该何去何从?  是随波逐流的依附而生,还是与他执手看天下?  读者群qq号:105791897。敲门砖:回答问题——齐萧的王爷封号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窗半掩,昭昭的Chun阳透窗而入,满室明亮。

李氏母子三人的局促与不安,也在明晃的阳光下无处遁藏。

张曦君一眼就瞧见了,不由微微一愣。

怎么回事?

卢氏虽然Xing子冷淡,对人严苛,却决不会无故挑事。

难道是文豪哥哥又闯祸了?还是卢氏与李氏之间……?

一念还未转完,就听卢氏声音微沉的“嗯”了一声,淡淡道:“进来吧。”

张曦君猛然回神,抬头见卢氏面色如常,却已收回了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心知卢氏心里恐怕是不高兴了,不由暗暗懊恼,卢氏眼厉,她都被逮过好几次,怎么还敢在卢氏跟前就打起了主意。

微恼一番,也就作罢,只在想着不能在这个时候惹卢氏不快,以免李氏多受苛责。

然而,一时间什么也想不起来,又不敢在卢氏面前有小动作。

正着急时,忽而瞥见脚下的木屐,张曦君顿时眼睛一亮,仰起小脑袋,一脸为难的看着卢氏。

卢氏皱眉道:“怎么了?”

张曦君也皱起了眉,道:“娘……母亲说,祖母年纪大了,照顾孙女不容易,所以一定不能给祖母添麻烦,要好好孝顺祖母。”说着,见卢氏目光微含诧异的看向李氏,心中一喜,忙又接着道:“可是木屐上有泥巴,会弄脏祖母屋子的!”言罢,像生怕人不信一样,竟抬起小脚展示。

今晨四更起了风,疏疏落落地下了一阵小雨。张家篱笆的院坝,一沾水稀落落的全成了泥。人踏着木屐踩在上面,不免粘了一鞋的泥巴。

经张曦君话一提醒,李氏脸色立时一变,不着痕迹的侧目一看,果真见好几个泥巴印落在地上,一时脸色越发难看,心道这下定然更惹卢氏厌了,不由瞪了张曦君一眼。

张曦君被瞪得莫名其妙,又见张文豪抬起一张苦瓜脸,哀哀怨怨的向她看来,正有些不明所以时,忽听细碎的哒哒声隐约响起,她即刻寻声看去,见张惠君正悄悄地蹭着脚,可能是不想这木屐上的泥巴竟给蹭下,当下愣了一愣,连忙低低的垂下头,木头人一般的僵站着。

张曦君恍悟,心中顿时一阵尴尬。

平日李氏他们来时,许嬷嬷一般都会先为他们打理妥当鞋底,就算许嬷嬷不在时,他们也自会清理干净鞋底后再入屋,今日她便没注意到此处,只想着以院坝泥泞为由,用重换一双干净的木屐,来掩饰先前为什么杵着门口的事,再暗里为李氏说一说好话,却不想……

尴尬间,已然忘记她此时正是一个不满四岁的女童,只臊得想立马找个地洞钻进去,于是忙红着脸向卢氏请求道:“孙女还是换双干净的,再到祖母这来好了。”说罢就要走,却被卢氏叫住:“罢了,反正地已经脏了。”

张曦君在心中轻轻一叹,无奈的走入屋子,就要到张惠君身后站着,忽然想起卢氏的教导,本着将功补过的念头,不仅分别给卢氏、李氏行了礼,连张氏兄妹她也“大哥”、“阿姐”的唤了一道。

将张曦君一番举动看在眼里,卢氏暗暗点了点头,待见一向亲近自己的孙女有些气馁的站着角落,心中到底一软,朝张曦君挥了挥手:“你幼弟估摸着快醒了,让许嬷嬷带你过去看看吧。”

张文宇刚满一岁,还离不开大人。但近日农忙,李氏要张罗十几口人的口粮,便在每日晨间将张文宇送到上房,晚间再领回照看。

知道卢氏这是有意支开她,张曦君不免有些担心李氏,却又不能忤逆了卢氏的意,只好依言,与许嬷嬷一起绕过对窗而置的屏风,来到里间。

里间的地板上,因张文宇正处喜欢乱爬的年纪便铺了席,自是不可穿鞋走入。

张曦君由许嬷嬷脱了木屐,穿着米色的布袜,走到她幼时用过的摇车前,见摇车内张文宇正小嘴微张,流了满口亮亮的唾液,却睡得极为酣畅,不禁一乐,暗嗔道:一点也不知事,真是个贪睡的小东西!

心里嗔怪着,张曦君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手脚,悄步走到屏风处。

屏风是卢氏的陪嫁之物,历经三十多年的岁月,木板的漆绘比起当年已黯然失色,在一些小角落也有了虫蛀的痕迹。然而即便如此,木质的屏风面,依然严实。

张曦君盯着不漏一丝缝隙的屏风,撇了撇嘴,也不计较摇车旁满脸笑意的许嬷嬷,就支着耳朵去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的说话声不大,听了半阵,只隐隐约约的猜到一些,李氏要送张文豪兄妹俩去娘家小住。

可这又没什么不妥,卢氏为什么要生气?

还在想着,冷不丁“啪”地一声重响,卢氏语气陡然加重,蕴含怒气的声音隔着屏风传来:“好!好一个‘礼不下庶人’!”

张文豪虽粗心,但见卢氏这样,心中自然害怕,一时竟怔怔的望着卢氏,想说些什么,却仅叫了一声“祖母”,便张口无言。

卢氏没有理会张文豪,只目光冰冷的盯着李氏,冷笑道:“没想到作父亲的不好学,作儿子的倒是不错,居然知道‘礼不下庶人’,难怪说不会误了文豪的功课!”

李氏脸色发白,身体抑不住的颤抖。

她嫁入张家十一年,印象中卢氏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摸样,说话也都是淡淡的,还从没见过卢氏像现在这样。

一时间,李氏吓得六神无主,咚地一声竟是直直地跪下,身子也匍匐了下去:“娘您消气,都是媳妇的错,不该硬要带文豪回娘家小住,耽误了他的功课。”说着心下不觉委屈,她原本是一番好意,担心卢氏要管四个孩子身子吃不消,这才和张贺商量了一下,决定送两个大的去娘家小住。诚然,这也是因为心疼儿子,再见儿子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而且就算读得再好又能怎样?还不是做不了官!不如随了儿子的意,让他跟着她大舅父学武,说不定哪日羌人又来抢劫,还可以和他父亲一起保护一家老小。

不过这样的心思,李氏断不会直白的说出来,毕竟张贺喜武厌文已让公婆不喜,而此时她也只能继续道:“……以后也再不提回娘家小住的事了……”

一语未了,只见卢氏怒极反笑,凛声打断道:“你还当我是不许你回娘家!?不许他们兄妹去外祖家!?原来——”言犹未完,已戛然而止,只有卢氏的一声轻笑透过屏风传来。

这一声轻笑,却让张曦君听得心惊,下意识的朝许嬷嬷看去。

见许嬷嬷神色恍惚,目中泪光积聚,心中再次一惊,连忙跑去抓住许嬷嬷的衣裙,仰起头,担心而无措的唤道:“嬷嬷……”

没有回应,张曦君不由又紧了紧手中的衣裙。

终于许嬷嬷低了头,盈在眼中的泪水,也在这一刻落下。

——————

虽然卢氏很在张家很强大,不过后面大家会知道,……这个家真正强大的还是咱们女主的祖父——张随之~

自动pk了,貌似是因为落初文学改pk规则了,若可以就支持一下,权当为俺做个推荐,因为可以上首页^_^。

额,其实还有新书榜,望大家多多点击、收藏、推荐票,那样就可以上榜了,就又可以上首页啦。

还有,谢谢今天给我投票的五位亲,文文虽然写的慢,但男主出现的不慢,女主长大的也不慢,说不定就一晃“多少”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