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萌夫掉线中

更新时间:2020-09-15 14:07:08

萌夫掉线中 已完结

萌夫掉线中

来源:落初 作者:夜孤尘wyy 分类:游戏 主角:南笙小姐 人气:

《萌夫掉线中》是夜孤尘wyy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萌夫掉线中》精彩章节节选:魂入网游,南笙的目标是忘记渣男,睡倒魔头,甩掉王爷,斗赢皇帝。由于某只妖孽太傲娇,于是南笙只能选择主动去扑倒男神了。不管了,先把男神变成自己的了再说。她是小白兔,慢慢挖着坑,而他竟然就这样慢慢掉线了。新书《男神掉线中》打滚求宠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谁没有一段青葱少年时光朦朦胧胧的情事呢,若是不能开花结果,便将它压下去,化作一段美好回忆。

日后想起来,便是甘的,而不是苦的。

看着冷雨儿,她真的是一个极好的女子。阿婆走出来,将冷雨儿领走,“雨儿,跟娘先回家,等你腹中胎儿落了地,石头想见孩子自然就回来了。”

“真的吗?那样石头就会回家了吗?”

“恩,石头那么喜欢你,怎么舍得丢下你和孩子呢!”

南笙内心,卧槽——,喷出好大一口血。她竟然之前都没看出冷雨儿是个孕妇,她的身型太过瘦弱,衣服又是宽大式样,以至于南笙——看走了眼。

眼前又出现了字,

选项一,上前与冷雨儿搭话

选项二,继续找溟玄一

溟玄一武功那么霸道,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事,至于好感值,南笙还没想好要不要攻略他,因为这人嘴真的很毒啊。而且武功又高,打打不赢,说也说不赢,想想就很吃亏啊!璃王那个人除了刚出场在自己身体未好的情况下,拿着圣旨要自己嫁给皇帝外,之后都挺好的,堂堂王爷还亲自给她烤鸡。虽然最后闹了肚子,但是她也借机逃了出来。那个人温文尔雅,君子如玉这词来形容他是当之无愧的,想必也是个疼老婆的人。

若是那晚是溟玄一,南笙突然脑补了一副画面。溟玄一拿着烤鸡悠悠的吃着,看自己饿得两眼发直,便扯下鸡屁股,朝自己扔来,“诺,赏你的,快感谢本大爷!”

南笙忙摆了摆头,停止这可怕的想象。

想着阿婆昨天留自己和溟玄一歇了一晚,念着这份恩情,南笙最后选了一,若是能得到线索就更好了,上前扶着冷雨儿,“阿婆,我和冷雨儿年纪相仿,想必能开导开导她。”

阿婆有些疲倦的松开了冷雨儿,“那行,你们俩一起散散心也好,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

与冷雨儿一番交谈下来,南笙感叹,这才是真的大家闺秀啊,想想自己,自觉汗颜。冷雨儿也好久没跟人说这么多的话,自从石头不见后,村人都觉得她有些疯疯癫癫的,不和她多说话。于是乎——很开心的一箩筐的朝南笙倒自己的心事。

冷雨儿家本是个不大也不算小的官,因为父亲刚正不阿,得罪了朝中权贵的势力,便被诬陷然后流放。本来这样已经很惨了,他们也选择认命,不想再与天斗,可是那伙人却还不放过他们,在流放的路上追杀他们。他们周旋了一段时间,但最后父亲与其他的家人还是都被杀害了,只有自己逃出来,父亲说,要忘记仇恨,好好活下去。

可是冷雨儿做不到,直到她刺杀那个高官失败,直到她逃到这里,直到她遇见了石头——

那一次,冷雨儿以为自己会死,靠在树下不住的喘息,连天空都变得朦朦胧胧看不分明,可是一双眸子突然映入了自己的世界,他说,他叫“石头。”

石头将来历不明,浑身是血的女人带回了村里。一年后,他和那个女人结为了夫妻。

可是成婚还未满一年,石头——失踪了。

在冷雨儿到这个村子之前,这个村子的诡异现象就开始了。

“既然在这个村里就会莫名失踪,那为什么这个村子的男丁不选择离村呢?”

“因为一旦离开了这个村子,在半个月内就会杳无音信。大家都在传,这个村子被诅咒了。”

像蛇信扫过肌肤的感觉,那种诡异让肌肤忍不住轻轻颤抖。南笙觉得不是什么诅咒不诅咒,而是一个阴谋笼罩了这个村子。

这村子里人的命运被一双无形的手Cao纵着,玩弄着——

还待想问一些什么,阿婆已来让她们去吃饭,虽是些清粥小菜,但南笙是真的饿了,吃的很香。

阿婆看了一下桌子,“你那小相公呢,怎么没来吃饭?”

“咳咳——”南笙差点喷饭,“他啊,他不是我相公,我也正在找他。”

阿婆一副不信的样子,估计是小两口闹矛盾了。南笙内牛满面,默默扒饭。

下午,为了让冷雨儿心情舒服点,南笙拉着她去了与石头初遇的地方,那个地方能让冷雨儿回忆起那些美好的事。

此处是与荒林相反的一个方向,与荒林不同,这里山清水秀,还有很多果树。

到这里果然能让冷雨儿心情好不少,南笙看着她呼水脸上真切的笑容,觉得霎是好看。

靠着树休息,屁股却被什么摁得慌,一看竟然是颗五颜六色的石头,洗干净了在阳光下色彩斑斓,“冷雨儿,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冷雨儿也跑过来,看南笙手中的石头,久久不能言语,然后视线落入发现石头的地方。

那里似乎有什么露出了一角,冷雨儿疯狂的挖着,南笙也帮忙。

竟然是个坛子——

眼前突然又出现了字,

恭喜得到线索——石头的家书

南笙有些莫名其妙,眼前明明只是个坛子啊。冷雨儿将坛子砸破,里面掉出来一堆东西。

南笙……

原来是另有玄机。

里面有很多小散银,还有像刚刚那种五颜六色的石头,然后便是几封书信。

冷雨儿颤抖着手打开。

石头:吾妻冷雨儿,我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何事,或者说是我不敢相信。我看见了那些失踪的村民,可是他们像已经不认识了我般,嘴里长着深深的獠牙,我照着泉水,看了一眼自己的样子,和他们一般无二,只是还没有那么长。

石头:吾妻冷雨儿,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惶恐,我看着自己的指甲长出绿毛,我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毫无知觉。我再也不敢看镜子,看湖水等一切能照出我模样的东西。

石头:吾妻冷雨儿,我近日醒来的日子越来越短,便将想对你说的话都写了下来,可是却从来没有勇气寄出去。我将这些信都放在了第一次见你的那颗树下,那里有个小坛子,装着我的私藏,本想哪日够了,便去给你买些首饰,只是如今怕是不可能了。

石头:吾妻冷雨儿,这大概是我最后一封信了,我的手指渐渐僵硬,怕是就快写不了字了。若是有一日,你能发现这些信,请不要怪我没有勇气亲手给你。我曾于夜晚站于你窗外,可是却不敢进去,我害怕体内的那股噬血冲动,我害怕伤害你,对不起,我实在是太软弱了。吾妻冷雨儿,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自第一眼看见你,我——便喜欢上了你!我其实并不傻,我曾当过沐将军的先锋,可是雨儿,我怕不这样就连靠近你都做不到,更何况得到你。雨儿吾妻,吾所爱者,唯愿你一世长安,原谅我没能履行不离不弃的诺言,我太累了,估计下一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